首頁>檢索頁>當前

為什么要與大學保持一種聯系

發布時間:2019-07-23 作者:陳曉劍 鐘琪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世界上現存最早、保存最好的石拱橋是趙州橋,距今已有1400多年歷史。實際上在人類文明進程中也有一座橋,那就是大學,大學是通向未來的橋。我們可以想想最早的學校是什么樣子?最早的學校可能是村子里一塊石頭旁、一棵大樹下有人說話,有人聽話。說話的人不知道自己叫老師,聽話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學生。最早的學校一定是沒有圍墻的,但一定有故事、有說故事和聽故事的人。

世界上的企業少有超過百年,世界上的國家(朝代)少有超過五百年,而歷史近千年的大學卻為數不少。世界上現存具有800年以上歷史的機構中,大學占據了其中大半。從大學的起源和發展看,自由是大學的基本精神,創新是大學的活力源泉。也正因如此,才有一所又一所不同的,但都是群星燦爛的一流大學的涌現。牛津大學始于1167年,但十三世紀,牛津大學的一些教師和學生對牛津不滿,去辦了個劍橋大學跟牛津大學競爭。1636年,一幫劍橋的畢業生,對歐洲舊大陸不滿,在美洲辦了一個哈佛大學和劍橋大學競爭。1701年,一幫心懷夢想的哈佛人又辦了一個耶魯大學,來跟哈佛大學競爭。

大學的存在與發展,關鍵在于大學功能的保持與發展,也在于大學有自己獨特的精神與文化。從傳授知識到生產知識,再到服務社會需求以及文化的傳播,大學隨時代的變更不斷豐富自身。我們可以看到,科學家、企業家以及社會各界人士無不是通過各種方式與大學這個“人才的旋轉門”進行“物理反應”、發生“化學變化”。劍橋大學三一學院門口有一顆“牛頓蘋果樹”,正對著牛頓曾住過的臥室,只有數學考得最好的學生才能住進牛頓這個房間,他可以每天站在牛頓臥室的窗前看著蘋果樹,這是對學子們莫大的激勵,也是大學精神和文化的傳承體現。

大學是精神的家園,有不少人來學校走走、看看,有的是畢業多年,不遠萬里而來的白發蒼蒼的校友,有的是朋友帶朋友,有的是帶著自己的夫人孩子們來,近些年來產業界人士來的也越來越多了。我們為什么要與大學保持一種聯系?

美國前加州大學校長克拉克?柯爾(Clark?Kerr)做過一項統計:全世界在1520年之前創辦的組織,現在仍以同樣的名字做著同樣事情的,只剩下85個,其中有15個是宗教團體,其余的70個都是大學。世界上的國家(朝代)少有超過五百年,而歷時近千年的大學卻為數不少。大學是我們可以長期聯系的組織,它之所以長命百歲、長命千歲可能有三個特質值得我們關注的,一個是具有公共利益與服務精神,第二個是沒有自己的利益訴求,一直啟蒙和引領社會,第三個有一代又一代人綿延不斷的文化傳承。

11世紀至12世紀,最早的大學前身出現在意大利,于是意大利成為了文藝復興的發源地;近代大學在英國興起,英國很快成為了領導第一次工業革命的國家;19世紀德國提出了研究型大學的觀點,德國成為了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領軍國家;19世紀末期美國創建了優質的高教體系,美國影響了全球。可以這么說,大學是照亮人類社會前行的燈塔,跟大學保持一種關系實質上就是與進步保持了同步。

我們注意到過去20多年,基于互聯網技術的虛擬世界創新引領著科技創業的浪潮。隨著半導體產業的蓬勃發展,蘋果、微軟、谷歌、臉書等互聯網公司相繼誕生,創新互聯網公司在硅谷遍地開花,硅谷也由此成為全球“創新”的代名詞。但是今天我們發現,互聯網技術及公司的發展開始出現了拐點。從數學上來說,拐點就意味著速度和方向發生了變化。當前的科技創新也不再局限于互聯網領域,其它學科和領域也正孕育著新的突破,比如生命科學、材料科學、信息技術等都成為沒有天花板的黃金學科。從研究路徑看,科技創新在向極端、微觀方向發展,比如說物質科學、深海、深地、深空、深藍等。這類科技創新呈現高度復雜性,不確定性的特征,重大的突破也越來越需要多學科的交叉滲透與融合,越來越依賴大型科學儀器及跨學科團隊的合作。這些技術往往都是在大學或科研院所的實驗室中長期、持續積累形成的高精尖技術,技術門檻更高,可能給社會帶來革命性變革更大,還需要大學或科研院所的持續支持來完善,因而去類似硅谷產業園區創業也就不再是一個最優選擇了。我們可以發現或預測有越來越多的中小創新企業又重新向大學周圍集聚。這些創新公司拿到專利授權,以這些“硬科技”、“深科技”為核心競爭力,把技術做成產品,然后推向市場。

大學是科技創新與人才培養的結合點,在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和人類文明進步及可持續發展中要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們可以發現,代表國家實力的重大成果多產生在大學里。自1901年起至2018年,諾貝爾獎共頒給過904名個人和24個機構,其中大學獲獎人數占了大部分,排名前五的大學分別是哈佛大學158人,劍橋大學118人,加州伯克利大學107人,芝加哥大學98人,哥倫比亞大學96人。美國耗資300億美元的“阿波羅登月計劃”實施過程就是集120多所大學之力,完成基礎研究部分。一流大學已經成為我國基礎研究的主力軍、應用研究的方面軍、高新技術產業化的生力軍。一流大學的建設也已成為了國家意志、國家戰略和國家選擇。長三角地區需要在政策引導、規劃布局和條件保障上,建立長期、穩定的建設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支持機制,推動以大學為核心的“創新高地”釋放“虹吸效應”,匯聚建成若干個布局合理、輻射帶動的“創新高原”,加快推動更高水平長三角一體化。

大學既是照亮社會前行的燈塔,也是通向未來的橋梁。無論是從歷史視角還是從現實選擇來看,與大學保持一種聯系實質上是與這個社會保持了同步。

(陳曉劍,教授,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長三角科技戰略前沿研究中心主任,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決策咨詢專家)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pysmxe.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西甲联赛历届冠军